相关文章

杭州21家企业破产 资产70亿的云都控股何去何从

上周,一则消息令人唏嘘:萧山区人民法院公告称,浙江登峰交通集团、浙江云都控股集团等萧山21家企业破产。在这份详细列举的名单中,包括杭州云都置业有限公司、杭州生态园有限公司、杭州桃花源度假村有限公司等在内的18家公司其实都为浙江云都控股集团旗下公司。

云都控股集团前身为浙江登峰交通集团,组建于1997年,以交通建设、公路投资起家,后期扩展至休闲度假、景观房产的综合体开发,根据集团网站介绍,该集团总资产超过70亿元。作为萧山人心中颇有影响力的实力企业,“云都”的危机,令人叹惜。究竟是什么原因,让这个历经18年的本土实力企业跌入困境?

去年开始资金紧张

早在今年1月,本报刊发的《3015元/m2低价背后:美浓小镇资金链告急》报道,已掀开云都资金危机的冰山一角。今年1月14日,云都置业正在开发的美浓小镇,一天成交了52套房源,成交均价3015元/m2,相当于原来价格打了五折。这批超低价成交的房源并非真实买卖,而是开发商向一家贸易公司拆借资金的抵押物,以此换取2000万的流动资金。当时记者采访云都控股集团执行总裁田陆华时,他首次对外承认了公司资金吃紧的状况,并称一家国企可能收购美浓小镇305亩土地。云都控股集团资金危机浮出水面。

其实,从去年开始,云都控股集团已被财务官司缠身。2014年,浙江登峰集团作为担保人和借款人,先后被法院起诉;今年,有关浙江登峰交通集团的法律起诉案件近60桩,涉及各大银行、小额借贷公司以及个人名义的起诉。

一位刚离职的云都控股集团高层上周告诉记者,集团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资金非常紧张,一年多来,这种状况始终没有好转。这位高层负责公司融资业务,这个由五六个人组成的融资部门,为公司的资金运转提供重要的“输血”功能。他说,资金来自银行、金融机构以及民间借贷。进公司几年,他经手的融资资金有三四个亿,但去年至今,几乎没有融到过钱。

到今年8月,云都控股集团破产处置小组进驻公司,集团员工陆续解除劳动合同,包括他在内的多位高层相继离开。

而当时田陆华所说的转让305亩土地解决资金燃眉之急,也确有其事。去年,萧山区政府曾针对云都控股集团召开了两次会议,想办法缓解这家企业资金危机。记者拿到了这两次会议纪要,一次是去年的3月份,另一次是去年的12月。在去年12月这份《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政府关于登峰集团有关土地问题专题会议纪要》中提到,会议同意某国企接收云都置业旗下305亩土地,委托中介机构评估和相关部门确认后,办理转让手续。

“当时开发商估值有3亿元,如果转让成功,公司的资金问题能得到大幅度缓解。”知情人士这样说。

显然,这次转让终没有成功。“收购为何没有成功,具体我也不清楚,这事是董事长孙总在忙。”本周一,记者再次联系上了田陆华,电话中的他有些低落,“公司资料都交给破产处置小组了,后续工作政府在处理,我们都离职下岗了。”田陆华口中的孙总正是浙江云都控股集团董事长孙云球。这位出生于萧山浦阳的商人,其公司先后开发的房产项目均位于萧山,而美浓小镇所在地就是孙云球的老家浦阳。

转让土地为什么没有成功?终到底什么原因造成了云都控股集团的困境?截至记者发稿时,孙云球的电话始终处于“来电提醒状态”。据员工称,一直无法联系上他。坊间传言,清算开始时,孙云球就被相关部门带走。

????千亩大盘美浓小镇

644套已售房,交付成未知

云都置业是云都控股集团旗下的开发房企,曾在萧山先后开发位于所前的杭州生态园、天乐云都,以及浦阳的美浓小镇。美浓小镇为体量千亩的在售大盘,天乐云都已售罄。

资料显示,美浓小镇地处萧山桃花源景区,共规划土地5.3平方公里,住宅建设用地1600亩,未来将容纳近3万人居住。上周六,记者赶往美浓小镇,从体育场路的浙报出发开车一个半小时到达楼盘,导航显示37公里。楼盘位于云雾缭绕的群山脚下,周边布满了农田与农居点。在楼盘旁的一条路上,道旗、展板上的宣传语醒目,“北有良渚文化村,南有美浓小镇”,足可见开发商当年的开发雄心。

楼盘工地已进入了停工状态,记者在现场感受到了“一片寂静”。工地内停着几台挖土机,工棚大门紧锁,透过玻璃窗往里望去,黑洞洞灰蒙蒙的,显然是很久没有人办公了。楼盘物业形态很多,有三四层的联排、别墅、多层、高层公寓,有的楼幢橘色米色相间的面砖已贴好了,有的只贴了一半,还有不少房子已经结顶,砖墙裸露在外,刚出地面的桩基无声诉说着这里的寂寞。

“目前只开发了10万m2,整个楼盘开发进程不到一半。”公司内部人士透露,美浓小镇预计开发周期8~10年,按照正常进度,明年会有首批房源交付,而现在这个交房时间变成了“未知数”。“楼盘预计投入40亿元资金,至今投入了10亿元,已入不敷出。”

2013年底,美浓小镇开盘,恰逢房产行情急转直下,销售不乐观。钱报购房宝数据统计显示,截至目前,云都美浓小镇共网签644套房源,销售金额约5.5亿元;另一个已售完的天乐云都项目,销售金额约4.3亿元。两者相加正好近10亿元。

云都控股集团高层也证实了以上说法,“美浓小镇前期拆迁投入过大,销售又遇到宏观调控,而且销售的很多房源是抵给工程的,实际回款很少。”

????资金告急后仍连拿10宗地

原因众说纷纭

令人费解的是,已经陷入资金危机的云都置业去年竟然接连拿下了10块地。去年8月20日、9月12日,该公司先后以总价1.9亿元和1.8亿元拿下所前7宗宅地以及美浓小镇旁的3宗宅地。以上地块竞拍,都只有云都置业一家公司报名,直接竞得。

关于拿地的缘由,有一种说法是这样的:云都控股起家是交通道路建设,萧山很多道路建设出自他们之手;另外,美浓小镇前期的拆迁安置建设,也是云都投入的,后这些建设款,政府用土地来还。“去年八九月份出让的10块地,其实是为云都量身定制的,像所前、浦阳地方这么偏,也只有这里有项目的开发商才会拿。”一位知情人士说。

一位萧山政府官员,也认可了这个说法,“一般来说开发商总是先造商品房再建安置房的,浦阳是孙云球的老家,顾及乡情,他先花了大量时间和资金放在美浓小镇的拆迁安置中,影响了后期楼盘的开发时间和资金。”

至于云都控股为什么会开发高难度的千亩大盘,有人说,过去几年,公司从同样为超大项目、占地面积达4.89平方公里的杭州生态园中赚到了钱,就想把成功模板复制到美浓小镇,但遇上了宏观调控,企业缺乏雄厚资金和操盘能力,终遭遇到了资金链断裂的重创。

“目前设立了两个债权申报点。”本周一采访时,破产处置组一成员正在临浦申报点办公。

“据悉,债权申报到明年2月28日止,明年3月10日至11日举行第一次债权人会议。届时,云都控股集团到底负债多少,债权人将如何处理,基本会有个明确说法。